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久本草在线中文字幕,中文字幕极速在线观看,中文字幕无线观看
當前所處位置:首頁>>斷代史>>明史
選擇文字大小[大] [中] [小]

明代勛爵承襲與勛臣宗族活動

發布日期:2018-12-28 原文刊于:《安徽史學》

             

 

                                                                                                                  秦博

 

明代公、侯、伯爵位封襲制度長期為學界所忽視,尤其涉及承襲制度,問津者甚少。[1]作為世襲制度,爵位的“封”與“襲”是兩個環節,明朝尤重勛爵承襲,實行嚴格的勛爵勘驗措施,以保證勛爵傳承有序,與國休戚。是故,爵位承襲過程中涉及大量細節問題。而朝廷的嚴密勘驗,整肅了勛臣的家族秩序,實際上起到以國家強制力構建勛臣宗族組織的作用。在國家制度的約束引導下,勛臣家族內部的宗族活動與組織亦非常活躍和嚴密。與此同時,族眾之間爭奪爵位、破壞宗族的現象亦頻頻發生。鑒于明代勛爵承襲及相關問題尚未得到學界的足夠重視,筆者嘗試兼顧制度史的梳理與家族史的分析,考察明代勛爵承襲制度的演化及與之相關的勛臣家族內部活動狀況。

 

            一、勛臣爵位承襲制度的形成過程

 

(一)洪武朝勛爵承襲制度初步確立

朱元璋初封功臣時,對勛爵承襲的制度設計尚粗簡。他規定當時得封公、侯者皆可世世承襲,[2]且一般由嫡長子優先繼承爵位,如洪武十年(1377)鄧愈死,長子鄧鎮襲爵位。[3]勛臣如果無子,身死爵除,如洪武四年(1371),廣德侯華高無子,“以鐵券納之墓中”[4]。爵位承襲以鐵券、誥命為憑證,鐵券分為左右兩面,左頒于功臣之家,右則藏于內府,“有故則合之以取信”。[5] 可見洪武初年基本構建了嫡長繼承的勛爵繼承制度,遵循先嫡后長,無子國除的總原則。至洪武二十六年(1393)《諸司執掌》編成,其中詳細規定了由吏部司封部具體負責執行的勛臣爵位繼承制度:

 

受封官身死、須以嫡長男承襲。如嫡長男事故、則嫡孫承襲。如無嫡子嫡孫、以嫡次子孫承襲。如無嫡次子孫、方許庶長子孫承襲。不許攙越。仍用具奏、給授誥命。劄付翰林院撰文。具手本送中書舍人書寫。尚寶司用寶完備。具奏頒降。[6]

 

至此,明代勛爵承襲正式依照“嫡長繼承”原則執行,與一般武職、宗室、衍圣公及土司等世襲官爵的承襲原則一致,勘驗以鐵券、誥命為準。

但洪武時期勛爵承襲的執行依然缺少制度規范,朱元璋經常以個人好惡改變承襲原則。如洪武二十一年(1388)十月,朱元璋以“罔思報國之意,虧忠違禮”罷黜常遇春子常茂鄭國公爵位,又改封常遇春次子常昇為開國公。[7]誠意伯劉基告老居鄉后受胡惟庸誣陷,引得朱元璋猜忌加深而致死,[8]后朱元璋又令劉基子劉薦承襲爵位,誥命中有“公父子俱沒于奸邪,紊政之時,其節不移”[9]之句,體現出朱元璋對罷廢劉基的反悔。另外,朱元璋頒布完善勛爵繼承制度時已近洪武末年,當時開過功臣及其子弟多遭打擊屠戮,有幸連續承襲爵位者寥寥無幾,該制度幾乎成為空文,大批勛家處于“封而未襲”的尷尬境地。可以說,朱元璋是為后代留下了一套勛爵繼承制度的遺產,該制度的真正落實是在永樂朝以后。

(二)臣世襲身份穩定

永樂朝始,勛臣的地位逐步穩定,在這一歷史條件下,勛臣爵位代際承襲方步入正軌。

成祖對勛貴還保有一絲嚴酷。一方面,他繼續剪除洪武舊勛以除后患,故《名山藏》一書稱“景隆以負國墐戶,江陰以被劾入券,長興以傲上奪田,越巂、安陸之流,載復載仆,終夷氓隸”[10]。另一方面,如果親封勛臣有過失或涉嫌疑,成祖也會革爵以懲罰之。如永樂七年(1409),靖難首臣淇國公丘福領兵北征,輕舉進攻,造成“所失亡數萬”的結局,丘福雖身死,仍削封爵,追奪誥券,徙家海南”[11]。成祖對乃父的嚴酷政治傳統有所繼承,以致明中期內閣大學士李賢有“永樂初,靖難功臣不下數十人,然克享祿位于悠久者鮮矣”的說法。[12]然而,此說顯然有所夸大,成祖所封勛臣中,平穩承襲爵位的世爵勛貴和子孫承襲指揮使等武官的流爵勛臣占到全部勛貴的百分之七十以上,[13]勛臣如無重大過失是能夠克保祿位的。即使是懲處勛貴,明成祖也常留有余地,如魏國公徐輝祖因曾幫助過建文帝,甚至兩度被成祖廢除魏國公的爵位,但最終魏國一爵還是保留下來;[14]另如同丘福出征的安平侯李遠、武城侯王聰,因為曾勸誡過丘福,故皇帝特準二人子李安、王琰承襲伯爵。[15]

洪、宣兩朝后,政治氛圍漸緩,皇帝對勛臣更加寬容。勛臣犯一般過失可能被譴罷閑住減俸,但仍保留爵位。如成化十二年(1476)六月,豐潤伯曹振及修武伯沈煜、泰寧侯陳桓、靖遠伯王珩等勛貴,“容留通奸”,并“混雜僧娼飲酒”。事發后,沈煜被判罰“住俸帶頭巾閑住”,曹振三人“罰俸一年”且不許領職事,但四人爵位無損。[16]很多勛貴即使受到革爵下獄的懲處,仍有機會繼續擔任高官,甚至可以重新立功復爵。這樣,除爵變得和一般的過失降職類似,不再連帶致命打擊。如第二代榮昌伯陳智宣德年間在交趾戰場上失律奪爵,被“降作事官,發宣府立功”,至正統四年(1439)“恩宥,降宣府左衛指揮使”[17],這里所謂的“事官”應是犯罪勛臣除爵后所領的一種權宜職事。另鎮遠侯顧興祖在“土木之變”中私自逃回,本應處死,但景帝削其爵,命他參與北京保衛戰以立功贖罪,后顧興祖又積功為都督同知,到景泰三年時(1452)復伯爵。[18]有勛臣犯大罪革爵論死,但只要所犯未到謀逆叛國的程度,其子弟依然繼承原爵,家族的勛臣地位不會喪失。嘉靖二十年(1541)九月,“強悖無人臣禮”且屢犯“奸利事”的武定侯郭勛被嘉靖帝投入錦衣衛監獄,瘐死。郭勛死后,皇帝奪去了他的誥命鐵券,但沒有株連其宗族,不久郭勛的兒子又嗣武定侯爵。[19]

部分勛臣確實因各種原因被革除爵位,但朝廷常常會以錄其子孫為世襲軍官的方式安撫之。英宗對景泰朝冊封的中興勛貴昌平侯楊洪、定襄伯郭登心懷不滿,復辟后嚴厲打擊兩爵,不過成化、弘治二帝又對兩家有所補錄,并未趕盡殺絕。楊洪子楊俊在景泰七年(1456)因“強奸父親”被罷爵,由子楊珍襲爵,英宗復登極后追究楊俊罪責,連帶將楊珍除爵充軍,楊氏家人在成化、弘治朝不斷奏請,孝宗終錄楊珍為龍虎衛帶俸指揮。[20]定襄侯郭登在天順初被糾劾降為都督僉事,天順八年(1464)郭登復爵,登死后爵位由其侄郭嵩承襲一代,郭嵩子郭參后為錦衣衛帶俸指揮使。[21]甚至某些冒濫得爵者被停襲后,仍享子孫世襲錦衣等衛的優待。如成化朝奏準,以天順“奪門”功封爵者一概革除,但“奪門”功臣太平侯張瑾、興濟伯楊宗均有子孫被錄為錦衣衛世襲武官。[22]世宗登極后全面打擊武宗朝所封佞幸勛臣,太監張永兄弟泰安伯張富、安定伯張容先后自請辭爵,因世宗仍有意起用張永,故他準富、榮二人繼續充任都督,并子孫世襲錦衣衛指揮使。[23]

在一些特殊情況下,皇帝還會酌情集中復錄那些前朝失爵者的后代為高級世襲武官或直接復其爵位,使功臣家族香火綿延。明代有幾次較大規模的復錄,其一是天順元年(1457)七月,當時權貴武清侯石亨以前朝勛臣“以罪削爵,子孫不得襲已久”為由,請故廣平侯袁容、富陽侯李茂、安順侯薛貴、成山侯王通、保定侯孟瑛的子侄復嗣爵位。英宗為安撫石亨,也為收羅勛臣以維護復辟后的朝政,同意石亨之請,[24]他下詔云:

 

廣平侯、武定侯子孫還襲侯爵,富陽侯、安順侯、成山侯、保定侯子孫都襲伯爵,鎮遠伯復侯爵,清遠伯、會寧伯子孫都做都指揮使,安平伯、榮昌伯子孫都與都指揮同知。[25]

 

其二孝宗皇帝復開國功臣子孫為指揮使。弘治五年(1492),孝宗尋找到李文忠裔孫李浚、常遇春曾孫常復、鄧愈玄孫鄧炳、湯和玄孫湯紹宗四家開國公爵后裔,將他們“皆定以南錦衣衛使,各近墳塋守祀”;弘治十五年(1500),皇帝又錄劉基后代為處州衛指揮使。[26]其三是嘉靖十一年(1532)四月,世宗在孝宗復錄的基礎上,以“興亡繼絕”、“酬德報功”[27]的名義,再封開國五家后代,其中常玄振為懷遠侯、李性為臨淮侯、鄧繼坤為定遠侯、湯紹宗為靈璧侯,兩個月后又復劉基后代劉瑜為誠意伯。[28]

    明代中期以后,勛臣被革爵而子孫永不復錄者一般出于三種原因:第一,犯有重大軍事過失。如成化四年(1458),寧夏總兵官廣義伯吳琮在平定滿四之亂時指揮失誤,導致明軍慘敗,被革爵充軍,廣義伯爵至此停絕。[29]第二,具有威脅皇權統治的傾向,乃至謀反。如天順朝忠國公石亨、昭武伯曹欽,嘉靖朝平虜伯江彬、咸寧侯仇鸞等。第三,立功勛臣確實無親生子孫承襲。如“靖難”功臣云陽伯陳旭絕嗣,其義孫陳銘在景泰六年將云陽伯誥券上繳。[30]

(三)永樂以降勛爵繼承的基本模式

永樂以后,勛貴爵位承襲依洪武所定“父死子繼”、“先嫡后長”的基本原則執行,另外還有“兄終弟及”[31]、隔代世襲等特殊襲爵情況[32]。正式承襲時,需“徵券誥,論功過,覈適孽”,以“第其世、流、降、除之等”。[33]自“靖難”封爵始,爵位有流有世,世爵子孫承襲本爵,流爵子孫降等世襲,流伯子孫降為一般武官。若勛臣再立新功加爵入世襲者,子孫世襲新爵,如永樂三年(1405),新城侯張輔加封為英國公,“子孫世襲”[34];不入世襲者,子孫世襲原爵,如成化四年(1468),“襄城伯李瑾以征蠻功進封流侯”,李瑾死后子孫還襲襄城伯。[35]有的勛爵承襲幾代后,又因特殊緣故降襲,如永樂朝薛彬“以督營造功”封永順伯,“子孫世襲指揮使”,薛彬死后,仁宗特許其子薛壽重世襲伯爵,后又世襲兩代,至正德朝,薛璽按流伯例降為指揮使。[36]

爵位承襲的具體勘驗工作由吏部,由其是下屬驗封司和五軍都督府負責。《吏部職掌》記載:“公、侯、伯事故,子孫奏襲,行禮工二部查祭葬畢,本部方與具題,行移該府,該府保勘應否襲爵,取具結狀宗圖連人送部辨驗誥、券明白,請定奪。”[37]據此,前一代勛臣亡故,嗣爵者必須先將死者安葬,方能向朝廷請襲,此為襲爵流程的第一步驟。嘉靖二十年(1541),世宗題準“公、侯、伯病故,必先奏請殯葬,方許襲爵,違者,參奏治罪”[38],嚴格遵從“先葬后襲”,“為人后者為人嗣”的禮法傳統。是故,為了能迅速安排喪事以保證爵位承襲,明代有“每勛戚大臣病故,上遣諭祭,喪家輒厚幣為謝,習以為常”[39]的風氣。成年勛爵子弟請求承襲一般自行向朝廷奏請襲爵,亦有不少由他人代請,代請者多是其母親或祖母,這些女性家族成員有時還會在襲爵事務中發揮很大作用。如武定侯郭氏家族因族內紛爭曾一度失去爵位,長支后代郭良權且被授予指揮使之職。郭良在成化、弘治年間不斷奏襲,引起皇帝反感,成化十五年(1479),憲宗判他“若再來攪擾將指揮使革去”,至弘治元年(1488),郭良再請,孝宗將其革職發落。[40]此后郭良繼續請襲爵,其母親許氏亦不顧風險在十余年間多次代為奏請,至弘治十五年(1502),孝宗皇帝最終準郭良復襲武定侯爵。[41]也有勛臣家族男性成員出面為晚輩請襲的事例。萬歷二十四年(1596),成國公朱希忠死,其弟左都督朱希孝“奏將朱希忠嫡長男朱時泰承襲”[42]。朱希忠在世宗朝即“加太保、賜肩輿”,“內掌羽林佽飛之士,外持節察舉京兆諸不法者”,并扈從世宗出行,承上“密旨”,且朱希孝與其兄成國公朱希忠關系親密,堪比西漢“萬石君兄弟”[43]。憑借這樣的身份地位,朱希孝代表家族請爵,更顯封爵之莊重。

按襲爵程序,待襲爵者安葬前代勛臣并奏報請襲事宜后,由五軍都督府出面初驗請襲爵者身份,并負責開出該勛臣家族的世系宗圖,以待吏部進一步勘驗。關于五府勘合與勛臣宗圖繪制,詳載《皇明功臣封爵考》所錄嘉靖三十四年(1555)六月吏部上奏:

 

我朝于凡勛爵襲替,雖以誥券為重,尤于保勘加嚴,所以明系屬、慎封爵也。……但兩京五府向無冊籍可稽,遇有奏襲,不過臨時取勘。……合無備行兩京五軍都督府各委堂上官一員,將各該公、侯、伯始封承襲來歷并立功人下的派子孫與應襲之人俱備造宗圖人冊,一樣三本,一本存留本府,一送本部(吏部),一送吏科各備照,向后五年一次造報,著為定規。[44]

 

洪武初封功臣時,朱元璋即命“大都督府、兵部錄上諸將功績”[45],可見勛臣以軍功封爵,有關封爵的原始文案收存于主管軍務的大都督府。洪武十三年(1380),大都督府分化為五府,至永樂以后五軍都督府名義上是國家最高軍事機關,但只負責收掌“凡武官誥敕、俸糧、水陸步騎操練、官舍旗役并試、軍情聲息、軍伍勾補、邊腹地圖、文冊、屯種、器械、舟車、薪葦之事”等各類軍事檔案,遇事“并移所司而綜理之”,[46]有關封爵的檔案亦當收存于五軍都督府中,五府是最有條件開展勛爵承襲勘驗的機構。永樂以后,兵部全權執掌軍政大權,五府常被認為是“不過守空名與虛數”[47]的閑職部門,但參與勛爵承襲勘驗確是五軍都督府的一大行政職能。

    至于哪一都督府具體負責哪一家勛臣的襲爵勘驗、宗圖開造,史無明載。依隆慶朝兼掌吏部的閣臣高拱《掌銓題稿》錄《題行查建平伯孫高添爵疏》,建平伯高士文后代在嘉、隆兩朝因襲爵不定反復產生爭議,一直是由掌前軍都督府的勛臣負責勘驗,如有“前軍都督府管府事靖遠伯王瑾咨”[48],后又有“前軍都督府管府事懷寧候孫秉元”及“前軍都督府掌事太子太保英國公等官張溶”參與會審,[49]而高士文在永樂五年1407)以前軍都督府僉事戰死交趾,追封伯爵準世襲,[50]而后代建平伯高士霳亦帶俸于前府。[51]據此推知,高士文自前府都督加封勛爵,其封爵前的履歷檔案即應保存在前軍都督府,而平伯后代亦循祖宗例多帶俸于前府,故由該府負責高氏承襲的勘驗與造圖。其他勛家也應該與之類似。嘉靖以后勛臣宗圖每隔五年定期造冊,分別收存于五府、吏部與吏科以備互對勘和,萬歷朝任吏部驗封司郎中的鄭汝璧輯錄有《皇明功臣封爵考》,書中附有大量勛臣宗圖的樣本,其基本形制是簡單的世系圖,記載每一代襲爵子孫及支系子孫的姓名,有時或兼記勛家子孫的個人履歷。

五府初驗完成,將造冊文案轉交吏部,請襲爵者侯吏部的進一步驗證。吏部勘驗主要由驗封司負責,該司“贊冢宰詔王冊勛伐,遇封拜則核故實,議可否”,“蓋職司無重于此矣”[52]。吏部勘驗勛臣襲爵所憑借的實物依據除鐵券、誥命、五府開驗宗圖外,還有關鍵的《功臣襲封底簿》一種。《功臣襲封底簿》由吏部驗封司編訂,記錄各勛家的封爵緣由,歷代承襲狀況,現存的《明功臣襲封底簿》是經正德、嘉靖兩朝三次謄抄補修成型的版本。據現存《底簿》前言載,嘉靖九年1530)吏部驗封司查得“前項底冊只有該部一本現存,其余查無下落,”請求以“堅厚紙張置簿三扇”,用“楷書謄錄”出三份加蓋吏部印章,分藏吏部本堂、吏部驗封清吏司和吏科。[53]可見明代早有修撰《功臣封襲底簿》一式三份貯藏以備勘驗的定制,只是《功臣襲封底簿》最初修纂時間不詳。又嘉靖十六年(1537),吏部驗封司上奏:“本司文卷年久多缺,除魏國公徐鵬舉等三十三員遺失宗圖另行查補外,其成國公朱希忠等二十四員宗圖現在,俱合查照原圖附入底簿后,通用堂印鈐蓋,照舊收掌,以后遇有奏襲到部,揭簿按圖查明。”[54]至此,吏部所掌勛臣宗圖與底簿合二為一,形成經緯縱橫的嚴密模式。吏部在勘驗過程中具有較大的參議權,會提出嚴苛的驗爵意見。如嘉靖五年(1526),曹棟請襲豐潤伯爵,吏部因“尹祖曹義雖曾立有鎮守邊功,原非開國靖難功臣之比”對該爵承襲題出異議,但世宗依舊準曹棟襲爵。至嘉靖六年(1527),曹棟死,子曹松請襲,吏部又認為“曹義以都督進封伯爵,承襲三世足以酬其功勞,今曾孫似應減襲”,未被皇帝采納,曹棟繼續嗣伯爵。[55]可見吏部官員完成勘驗上奏,但最終定奪襲爵事宜的還是皇帝。

遇特殊情況時,勛爵承襲還需要吏部、五府以外多個衙門聯合勘驗,如鎮守云南黔國公爵位的承襲過程就例有滇地撫按方面官參與,弘治九年(1496),第四代黔國公沐琮死,沐崑將嗣,廷議以沐崑為沐琮從孫,“止宜嗣昭靖初封侯爵”而不應襲公爵。皇帝令“事下云南守臣覆議”。[56] 如果襲爵案情復雜,甚至上升到刑法層面,尚需禮部、三法司、六科甚至錦衣衛介入勘察。

若請襲爵者年幼,明代還有所謂“借襲”一說。如廣寧伯爵劉榮有三子,長劉湍、次劉淮,再次劉安。劉湍“襲爵早卒無嗣”,劉淮“亦卒,其子瓘方幼”,劉安“乃借襲,正統己巳守大同以功進封廣寧侯。[57]”成化十二年(1476),劉安死,劉安子劉璇與本應襲爵的劉瓘“爭襲屢上疏各自陳”。但這種襲爵方式極易引起勛臣家族成員爭襲爵位,是故明代通常以勛臣優給制度處理請爵者年幼的問題。[58]《吏部執掌》載其法曰,凡公、侯、伯死后子孫未出幼者,“奏請優給,本部具題,行移該府保勘明白,連人開送,覆題應給祿米,請自上裁。”[59]年幼的襲爵者由其家屬代向朝廷奏報,待襲爵者經吏部、五府保勘,一般不立刻襲爵,而由皇帝決定其優養待遇,成年后再襲爵。為幼年勛臣子弟代請爵位的一般是前代勛臣的配偶且是將嗣爵者的嫡母、生母或祖母。在前代勛臣身死,待襲者尚幼的情況下,這些女性當然是向朝廷奏報襲爵事宜的最佳人選。有時擁有特殊身份的男性勛臣家族成員也會出面為年幼親屬代請。如成化二十二年(1486),本應以長子襲寧陽侯爵但犯罪坐廢的陳晟向朝廷奏報:“臣罪廢,臣男宜優給”,意在將其幼子陳輔優給。[60]關于一般武職出幼年限,明代嘉靖朝抄本檔案《兵部武選司條例》載,“洪武元年起至止三十一年以前,三十五年以后至弘治、正德獲功升者,子孫優給至十五歲出幼”,而“洪武三十一年起至三十五年止奉天過江獲功升職者,子孫優給至十六歲出幼”。[61]在明代,以“奉天靖難”功授職的武官在明代為“新官”,在優給襲職問題上受到特別優待,洪武朝得職者為“舊官”,他們與永樂元年(1403)以后得官者在優給襲職待遇上均略遜于“新官”。[62]而據《明功臣襲封底簿》,永樂以降勛臣出幼年齡亦有十五歲和十六歲兩種,應沿襲自一般武官的規定。如景泰六年(1455),“靖難”元勛英國公張輔子張懋滿十六歲,“準出幼”[63];而洪武功臣武定侯郭英后代郭良天順五年(1461)“年方八歲”由母請爵,朝廷命“出幼時來說”,至成化四年(1468),郭良應出幼,是年十五歲整;[64]又成化五年(1469),永樂九年(1411)受封恭順伯吳允誠后代吳鑑十五歲出幼。[65]關于勛爵優給祿米,一般有兩種給賦模式。其一是每年給原額祿米一半,此法與一般武職優給無異,[66]其二是正統十三年(1448),英宗命八歲的徐永寧暫不襲定國公爵,“每月與米十石優養”[67],該種方式此后被更多地援引做成例使用。由于優給制度權由皇帝定奪,初期常帶有隨意性,勛臣“出幼”年紀和優給祿米數額亦不定,甚至有待襲爵者長期領優給,但被頻頻被推遲出幼年紀而不能正式襲爵的事故。如宣德七年(1432),六歲的陳塤年請遂安伯爵,宣宗以其“年紀小”,準“每歲與他祿米一半優養”,又命“到十歲時引來見了,著他襲爵遂安伯爵”。至宣德八年(1433),宣宗又命陳塤十五歲時再議襲爵事宜。正統六年(1441),陳塤年滿十五而上報襲爵,英宗又命令其“待二十歲來說”。拖延至正統十一年(1446),陳塤方襲爵。[68]明中期以后,優給成例漸多,勛臣優給制度漸趨穩定。

也有一些幼年請爵者以稚童直接襲爵,但出幼之前也需專門看護優養,不能視事領職。如第二代英國公張懋十一歲襲爵,景帝命他“在家讀書,免朝參”,至景泰六年(1455)張懋滿十六歲,準出幼。[69]另嘉靖十五年(1536),黔國公沐紹勛死,云南撫按官以“本鎮難以缺官”,請沐紹勛子沐朝輔“不侯出幼,止年十歲襲黔國公,充總兵官,掛印鎮守”,得到皇帝批準,但沐朝輔年幼期間云南相應事務“暫令巡撫都御史處分” [70]

對于新襲公、侯、伯并駙馬“年二十五歲以下者”,明代規定,由吏部驗封司“用手本送禮部轉送國子監讀書習禮”[71],以加強對年輕勛臣的約束。

綜上,明代勛爵承襲制度源起于洪武、永樂朝,經過不斷發展,至嘉靖朝,包括請爵、五府宗圖繪制、吏部底簿編纂在內的一整套襲爵制度皆趨于完善。明代實行武職世襲制度,而勛臣多源自武將,是故勛爵承襲與武職承襲在嫡長制、出幼年限等一些基本原則上相同,但勛爵世襲更具有家國一體的特性。故明廷制定更為嚴格、更高規格的勘驗制度,杜絕勛爵承襲爭端,保證爵位有序傳承以凸顯國家統治的合理性,即所謂“河山帶礪國與咸,父死子嗣限制嚴”[72]

 

    勛臣宗族組織與宗族意識的興起

 

中國古代封爵世襲本緣起于商、周宗法封建制度。明朝廷保障勛臣世襲地位且制定嚴格的爵位承襲勘驗制度,實際上起到了以國家強制力整肅勛臣家族內部秩序的效果,其中宗圖、底簿制度更是以國家檔案的形式明細了勛臣家族的歷史起源、宗派世系,其效仿上古宗法制的“曠然復古”[73]意味濃厚。勛臣族內嚴格的世系傳承甚至成為了明代士人理想化宗法制的范本,《大學衍義補》即云:

 

欲行宗子之法,必自世胄始。今世文臣無世襲法,惟勛戚及武臣世世相承,以有爵祿。此法斷然可行。若夫見任文臣及仕宦人家子孫與夫鄉里稱為大族臣姓,自謂士大夫者,朝廷宜立定制,俾其家各為譜系。……若夫軍官襲替故事,明具宗支圖,亦俾其明白開具,如五宗之法。[74]

 

《菽園雜記》作者陸容亦認為,“古人宗法之立,所議立民極定民志也”,然而“古者公卿大夫,世祿世官,其法可行”,而“今人不能行者,勢不可行也”,但明代“武職尤有世祿世官遺意,然惟公侯伯家能行之”[75]

除規范襲爵承襲本身,明代還實現一系列措施,進一步加強勛臣的宗族活動與組織,將其上升為國家制度的一部分。如早在洪武二十九年(1396)八月,禮部就曾向朱元璋奏:“公、侯及品官之家宜造屋三間于居宅之東奉祀祖先,如未能造屋及祠堂窄狹,須請神主出中堂享祭。若高祖年遠子孫不能記其排行名諱者,則開其位只祭三代。”[76] 至永樂三年(1405),成祖正式將魏國公徐達家族祭祀納入國家祭祀系統內,他諭禮部:“中山王勛德,國朝第一,當百世不忘。自今正旦、清明、中元、十月朔、冬至,皆遣祭于家廟。凡祭日,魏國公與遣祭官一揖而進。陪酒與送迎之禮,皆本府指揮一員行之。”[77]而“靖難“首臣成國公家族的祭祀也有上升為國家祭祀的意味。成國公家族墓地在明十三陵附近的北澤山,拱衛皇陵,且與皇陵共同受祭,其姻親李東陽曾作詩盛譽:“二王(指追封東平王初代成國公朱能及其子追封平陰王成國公朱勇)祔葬六陵東,丘壟成行列上公。……河山帶礪君恩遠,俎豆春秋祀事同。”[78]成化十五年(1479)二月,南京禮部又請修勛臣墳墓,憲宗“敕工部修治,無子孫者復其墓鄰一人守護之”[79]。勛臣家族中除承襲本爵者外,還有大批無爵子弟,他們的社會經濟地位也存在懸殊,其中大多人擔任各類武官,世享國恩,[80]也有的勛臣后代未沾流澤,齒與氓隸,如武定侯后代郭良曾長期不能繼承爵位,故雖“世勛戚,貲中落”[81]。為了團結勛臣家族成員,正統十二年(1447)英宗規定勛臣祿米“有自愿分與族親者聽”,如果勛貴不欲分發祿米,“親族不許爭訟分奪”[82]

基于優厚境遇,永樂以降勛臣家族不斷繁衍壯大。徐達后代“一門兩公”,“往往對握二都兵政”[83],南京的魏國公家族世代坐鎮南都,直至明亡;北京的定國公例充任五府職務,享受恩寵。[84]明中葉名臣李賢以“太宗文皇帝靖難功臣尤盛,而元勛上公子孫能繼者亦惟平陰王一門”[85]形容成國公朱勇家族的興盛;李賢還褒譽英國公張氏家族云:

 

今世勛臣之盛無如張氏一門,蓋永樂初靖難之臣雖眾,而功之著者河間、定興兩王也,天順初翊戴之臣雖多,而功之著者文安、太平兩公也。嗚呼!張氏父子兄弟四人咸建非常之功,此所以享福祿榮名于當世與國咸休也。[86]

 

面對著國家優待的和家族世代興盛的之況,明代中前以后一些勛臣家族成員,尤其是文化水平較高者自發地產生了宗族榮耀感,他們踐行禮祀,撫恤族眾并熱心于收集家族文物,宗族意識和行動不亞于文人士大夫。正統朝鎮守云南黔國公家族的沐昂是沐英之子、沐晟之弟,他本人官至左都督,以善詩文著稱,[87]曾以“吾兄承父烈,帶礪并山河……竹錦垂名后,元勛在不磨”[88]之詩句贊揚家族的豐功偉業。成化、弘治間嗣平江伯陳銳更是力行維護宗族,他“禮重喪祭,撫庶弟鐸、镃及諸妹,皆為婚嫁,分所得祿給族黨”[89];隆平伯高霳在正德朝奉命往蘭州冊封藩王的途中,“道經咸陽,自謂原籍本縣白良里人”,特意“訪求伊祖士文丘墳,設牲拜祭”,其盛況“鄉里之人,眾所共見”[90]。晚明居南京的衛國公鄧愈后人秀才鄧武津收藏有鄧愈穿著的戰裙,鄧武津對來客展示此裙以耀之;[91]而誠意伯劉基后代家中收藏有朱元璋欽賜劉基子劉璟的鐵簡,劉基后人亦常將鐵簡文物“每出以示客”[92],萬歷朝名士焦竑曾親見此簡。[93]勛臣族中的女性也在凝聚宗族力量上發揮著重要作用,如武定侯郭良長期不能正常襲爵,其妻柏氏以“祖爵未嗣,憂方大耳”激勵他去維護家族的權益,而柏氏對郭氏“諸族黨雖幼且賤,亦施禮遇,未嘗以貴盛加人”[94],表現出緝和宗族的意識。據《萬歷野獲編》記載,明代勛臣家族還以嫡長爵位繼承為核心,自發形成了一套組織宗族的“爵主”制度:

 

凡公、侯、伯家最尊嫡長,其承襲世封者,舉宗呼為“爵主”。一切兇吉大事以及爭鬩構斗皆聽爵主分剖曲直。其罪稍輕不必送法司者,得自行笞禁,不避尊行,亦尤天家親藩及郡王體例,最合古人宗法。然惟開國、靖難諸故家為其然,其他暴貴者,不能盡聽約束矣。[95]

 

勛臣家族嚴格的宗族組織模式可見一斑。但這條材料也反映出一個問題,即嚴密的宗法制度并不能良好貫徹,勛家子弟不聽約束的現象亦廣泛存在,其中勛臣族眾間爭襲爵位造成家族矛盾的狀況尤為突出。

 

  爵位爭襲與勛臣宗族的破壞

 

明朝制定嚴格的襲爵勘驗制度以“辨嫡庶,明倫序,以杜爭端”[96]。但爭襲并不能真正杜絕,勛臣子孫“爭襲紛然” [97]的現象時有發生,嚴重破壞宗族內部和諧。經筆者不完全統計,擇出有明一代典型爭襲事件十二例,現按事件發生時間先后順序編號臚列,以資分析:

1.遂安伯家族事例

永樂八年(1410)遂安伯陳志死,其罪廢嫡長子陳良之子陳瑄及立有軍功任指揮使的嫡次子陳春之子陳瑛二人“爭襲爵,分辨不下”。成祖認為陳瑄父親“不曾出氣力”,但他是嫡長孫,陳瑛父親“隨征曾出氣力,做指揮”,陳瑛現已襲指揮之職務,但若襲爵“于嫡孫的理上有礙”。于是命吏部曰:“寫兩個紙鬮著他拈,拈著的襲遂安伯。” 最終陳瑛得襲。[98]

正統十一年(1446),遂安伯陳瑛死,庶長男陳塤襲爵。正統十四年(1449)陳塤北征死無子,母朱氏請其弟陳韶襲爵,陳瑄繼續爭襲爵。景帝以“如今朝廷用人之際”,命總兵官石亨、楊洪及兵部選陳韶、陳瑄二人中“老成堪任事”的先襲爵。結果陳瑄“年老筋力衰微罷”,陳韶因“身量長成”得襲。[99]

2.泰寧侯家族事例

永樂十七年(1419),泰寧侯陳珪死,長子陳璽“自立軍功為武城左衛指揮使,先故”,次子陳愉襲爵。永樂二十年(1422)陳愉北征失機發錦衣衛死,陳璽子陳鍾與陳愉子陳鏞皆告襲。永樂二十二年(1424),成祖命:“陳璽的兒子陳鍾既是陳珪庶長孫,依太祖高皇帝定的例,著陳鍾襲爵泰寧侯”。[100]

3.武定侯家族事例

第一代武定侯郭英正妻馬氏無子,后代“俱郭英庶出子孫”。其中妾何氏生郭振,為永嘉公主駙馬,與公主生男郭珍,郭珍生郭昌、郭昭,郭昌生郭良。郭英又有妾嚴氏生郭銘,郭銘生郭琮、郭玹,郭玹生男郭聰。郭玹因有妹郭氏為仁宗貴妃,故永樂二十二年(1424),仁宗欽準“都督郭玹著他襲封武定侯”。宣德十年(1435),永嘉公主奏“要將男郭珍襲爵”。英宗為安撫,命郭珍“特授錦衣衛指揮僉事,支俸不管事”。至正統十二年(1447)七月,郭玹病故,郭珍及郭玹男郭聰各奏爭襲。正統十二年(1447)十二月,英宗因郭珍、郭聰爭襲不下,命:“既他每爭襲,都不準襲侯爵,只與郭聰做指揮僉事,錦衣衛帶俸。”[101]

天順元年(1457)七月十二日,英宗欽詔“武定侯子孫還襲侯爵”,并命“左府并都察院勘問,得郭英嫡長曾孫郭昌應該襲爵”。同時郭聰亦奏要爭襲爵位,而郭昌弟郭昭亦行賄崇信伯費釗,唆使費釗“誣嫡孫昌不孝,欲奪其爵”。天順三年(1459)五月,英宗命郭昌襲爵。天順五年(1461)二月郭昌病故,“妻曳氏奏要將庶長男良襲爵,年方八歲”,朝廷命“出幼時來說”。至天順八年(1464)三月,曳氏奏郭良優給,朝廷每月與郭良食米二石。[102]

成化四年(1468),郭良出幼應襲爵,而“郭聰又奏郭良系奸生之子”,繼續爭爵,吏部上報。憲宗以郭氏“既爭襲不明”,著“郭良只著做指揮錦衣衛指揮僉事”。后郭良不斷上報請求襲爵,憲宗命吏部“會同禮部并錦衣、科道查勘明白”,最終以“既再先停襲有故,若再來攪擾,將指揮革去,該科記著”答復郭良。弘治元年(1488),十一年郭良又奏要襲爵,終被“革去指揮職事閑住”。但郭良與其母許氏依然執請爵,最終在弘治十五年(1502),經多官會議,郭良復武定侯爵。[103]

4.崇信伯家族事例

天順四年(1460),十一月崇信伯費釗死,嫡子費淮當襲,庶長子費溥爭襲。天順八(1464)年六月,憲宗以“淮母朱氏封夫人,淮即嫡子”,成化元年(1465),準費淮優給代襲爵。[104]

5.寧陽侯家族事例

天順七年(1463)七月,寧陽侯陳懋死,庶長子陳晟初任勛衛,后“坐罪謫戍”,庶次子陳潤嗣。成化二年(1466)六月陳潤“卒無子”,陳懋庶三子陳瑛成化七年(1471)嗣,陳晟“爭瑛不宜嗣”。成化十二年(1476)六月,廣寧伯爭襲事下吏部等“所司議”,判定“瓘為榮嫡次子之子,當為祖后,而安之功亦在所論”,故憲宗命“以爵歸瓘,而授璇為錦衣衛正千戶”[105]

6.廣寧伯家族事例

廣寧伯爵劉榮有三子,長劉湍、次劉淮,再次劉安。劉湍“襲爵早卒無嗣”,劉淮“亦卒,其子瓘方幼”,劉安“乃借襲,正統己巳守大同以功進封廣寧侯。”成化十二年(1476),劉安死,劉安子劉璇與本應襲爵的劉瓘“爭襲屢上疏各自陳”。成化十二年(1476)六月,廣寧伯爭襲事下吏部等“所司議”,判定“瓘為榮嫡次子之子,當為祖后,而安之功亦在所論”,故憲宗命“以爵歸瓘”,授劉璇為錦衣衛正千戶。[106]

7.隆平侯家族事例

弘治十七(1504)年三月,隆平侯張佑死無子,其堂弟張祿、再從弟張胥與族人張沂、張涘“爭襲侯爵,分異家資,相訐。奏事行南京法司久勘不決,”張祿“復奏解京問理,武宗”命三法司錦衣衛會審。朝廷委派刑部等多衙門拘集張氏“各舍親族”,稽查張家“宗圖脈流”會審,判令張祿支脈最近,應承襲祖爵,而張胥等“第因分異啟爭,遂謀奪嫡,法不可容,并助惡之人,錦衣衛俱杖之三十,發戍海南、甘肅、肅州等衛”[107]

8. 黔國公家族事例

嘉靖二十六(1547)年六月,黔國公沐朝輔病故,妻黔國夫人陳氏“奏將長男沐融優給”。世宗準沐融以年幼襲黔國公爵,與半俸優給,其叔“沐朝弼與做都督僉事,暫令掛印充總兵官鎮守云南等處地方”。嘉靖二十八年(1549)五月沐融病故,沐朝弼與陳氏“奏將沐融親弟沐鞏優給”。世宗準沐鞏襲公爵,“與半祿優給,著沐朝弼并撫按三司官好生看護”。嘉靖二十九(1530)年八月,沐鞏病故,都督僉事沐朝弼奏襲祖爵,陳氏具奏其夫沐朝輔“遺有庶男亦要爭襲”。世宗命等吏部會同法司查勘明白。嘉靖三十三年(1530)十一月勘驗完成,朝廷下圣旨:“這事情既勘議明白,沐朝弼領鎮已久,免其赴京,著襲黔國公,照舊鎮守地方。陳氏免究,何綸等、沐朝功等都發隔別省邊衛充軍,其余依擬,欽此。”[108]

9.陽武侯家族事例

陽武侯薛勛“未襲卒”,有子三人,長薛誠夭卒;次薛詵;次薛讚。自宣德七年(1432)始,由薛詵一支子孫嗣爵,至嘉靖二十三年(1544)薛詵曾孫薛翰死,無子。是故薛讚曾孫薛幹“以次當嗣”,并已按襲爵程序“為翰治喪,疏請恤典矣”。但其族人薛瑾“以保襲索賄于翰不得,則陰構蘗子之后偉,訐幹為奸生不得嗣。下督府勘問”。陽武侯薛氏“旁裔玳、仁等各乘時妄奏當襲,累十年不能決”。后薛幹及薛瑾、薛偉相繼死后,薛瑾子侁、薛偉子韓“各仍與幹子鋹爭襲,而玳等觀望其間”。隆慶六年(1572),“督府會法司鞠究盡得諸情實”,上報皇帝:“世爵以序而及,故侯詵之后既絕,則應繼者在其弟讚之后明甚。今諸孽裔紛紛爭襲垂三十年,薛氏一門生者未襲,死者未葬,實薛瑾一人為之胎禍。臣等悉心廉問,幹子鋹宜嗣陽武侯爵,其諸妄奏各當以罪”。皇帝報可。[109]

10.魏國公家族事例

魏國公徐鵬舉夫人張氏早卒無子,庶長子本徐邦瑞本應襲爵,但徐鵬舉愛嬖妾鄭氏所生幼子徐邦寧。故徐鵬舉在嘉靖朝曾打算行賄嚴世蕃將鄭氏立為正室夫人,再賄賂兵部尚書劉采,將徐邦寧送入國子監讀書,以備奪長,但遭到劉采斥責未果。隆慶初年,徐邦寧親自“函其金寶首飾以好邀誠意伯劉世延”幫助謀劃奪爵。劉世延謀劃賄賂國子監祭酒姜寶幫助徐邦寧打通關節,但姜寶“疑不絕”,恰有助教鄭如瑾“亦陰入邦寧賄,證世延語于寶所”,使得姜寶動搖,告誡國子監吏“毋納邦瑞”,將其“駁還禮部行五府勘結”,但“禮部怒不為報”。而徐“鵬舉亦因留邦瑞不遣”入國子監,配合徐邦寧等爭襲行為。隆慶四年(1570),副使馮謙對姜寶論及鄭如瑾與徐邦寧的陰謀,且提醒“外議頗誣及寶”。姜寶大驚,“具劾如瑾章”,事下南京法司鞫問。經吏科揭發,吏部核實,劉世延“意圖(徐)邦寧家積之富,期結姻親,密為畫議。而首惡劉世延竟然“反移牒至刑部,言已與徐氏世仇,未嘗與鵬舉廢立議,辭甚倨悍”,導致“吏不敢詰”。最后朝廷惟判令鄭如瑾坐革職為民,“鵬舉奪祿米一月”,鄭氏“追奪誥命”,而徐邦寧及其黨徒各受罰治有差。[110]

11.南和伯家族事例

南和伯方炳在嘉靖朝因子方應奇年幼,故分祿米與叔方禾之子方燁,以備不測時方燁可襲爵。隆慶元年(1567)九月,方炳病故,當時方炳繼母徐氏與方炳子方應奇在方炳從堂弟方煇家居住。隆慶三年(1569),方應奇“出痘身故,遂致嫡支絕襲”。按倫序本該方炳堂弟方燁襲爵,但方煇與方氏家人方福圖謀“尋些事故,阻住方燁”以奪爵位,便誣奏方燁父方禾是“還俗尼僧”所生,而方燁兄弟三人“俱不修飾行止”,南和伯爵應由方煇承襲。穆宗命吏部轉行南京右軍都督府查勘,南京右府查訪“南和伯親族鄰佑”,將審查文案并南和伯家族宗圖行移吏部驗封司,吏部核定認為方燁“應繼明矣”,方煇“所告尼僧一節,年遠無憑”,屬“明悉摻越,法紀難容”。隆慶六年(1572),穆宗準方燁襲爵。[111]

12. 誠意伯家族事例

萬歷五年(1577),王守仁孫王承勛襲誠意伯,其長子王先進無無子,“將以弟先達子業弘繼”。王先達妻對王先進曰:伯無子,爵自傳吾夫。由父及子,爵安往?王先進被此言激怒,“因育族子業洵為后”。“及王承勛卒,先進未襲死”,王先進養子王業洵“自以非嫡嗣,終當歸爵先達,且虞其爭,乃謗先達為乞養,而別推承勛弟子先通當嗣,屢爭于朝,數十年不決”。崇禎時,王先達子王業弘復與王先通疏辨爭襲。而“業洵兄業浩時為總督,所司懼忤業浩,竟以先通嗣”。王業弘“憤,持疏入禁門訴。自刎不殊,執下獄,尋釋”。王先通襲伯第四年,李自成農民軍攻破北京,王先通被殺。[112]

明代勛爵承襲遵從嫡長制,若以此,可將上述事件分為若干類:

第一,嫡、庶支間爭襲,屬于此類的有事件4。在中國傳統社會中,嫡、庶分別有如天壤,正常情況下以庶爭嫡,嚴重違背倫序,是故此類事件數量很少。而事例4中崇信伯庶長子費溥憑借長子身份即與嫡子費淮襲爵,明顯無理取鬧,致以憲宗斥責他“這廝再來妄爭打擾,不饒”[113]

第二,嫡支長、幼間爭襲,屬于此類的有事件168。嫡內長、幼之辨清晰,應不易出現襲爵爭議。事件168的共同點在于,嫡長支存在罪犯、年幼和后代來源不明等特殊的劣勢,而幼子一支又均立有軍功,各自憑借“親”和“功”的優勢相爭,朝廷的決策搖擺不定。編號1遂安伯事例中,永樂帝不按長幼次序,采用了抓鬮天決的滑稽的做法,致使次支陳瑛繼爵,爭議持續到下一代;至正統、景泰間逢“土木之變”,景帝又以“如今朝廷用人之際”,選“老成堪任事”者襲遂安伯,造成遂安伯幼支襲爵地位固定。在事例6中,廣寧伯嫡派三子劉湍、劉淮、劉安,長支絕嗣,次支有幼丁劉瓘,本應優給待襲爵,但朝廷卻讓其叔劉安先“借爵”,也應是出于特殊時期軍事人才選用的考慮,但卻為爭襲埋下隱患。此后不得不又按倫序“以爵歸瓘”,而采取安撫手段“授璇為錦衣衛正千戶”。可以說皇帝決策的個人色彩過濃和特殊的時局影響會沖擊嫡長繼承的圭臬。

第三,庶支長、幼間爭襲,屬于此類的有事件23510。這類爭襲事件的發生的原因與“嫡支長、幼間爭襲”有類似,一般是長支有不宜襲爵的特殊情況而幼支存在某些優勢因素。如事件35是因為長支一方出現罪廢和另立軍功得世官的狀況,使得幼支“借襲”,引起長支后代不滿,進而相爭。事件2是因為武定侯幼支子孫郭玹憑借“有妹郭氏為仁宗貴妃”的身份爭先襲爵,而長支子孫也具有祖母為永嘉公主的外戚身份,故相斗不下。而且朝廷沒有在制度框架內詳細制定出解決武定侯家族爭爵的可行方案,即草率下了“既他每爭襲,都不準襲侯爵,只與郭聰做指揮僉事,錦衣衛帶俸”的決策,使得本身可簡單處理的案件拖延幾十年之久。而事例10中,魏國公徐鵬舉以個人情感好惡廢長立幼,破壞國家法定襲爵制度。此后徐邦寧的勾結行賄、劉世延的搬弄是非等等,充分暴露了勛爵爭襲過程中的各種陰暗。

第四,庶支遠、近間爭襲。

事件678912均屬于大宗絕嗣無親近子弟后,旁支子孫因與嫡脈血緣遠近難辯而產生爭襲的案例。勛臣多代繁衍后,族眾龐大,所謂“使其父子相承,嫡庶猶為易辨,萬一門祚衰絕,苗裔或恐失真”[114]。由于長期拖延不絕,事例2武定侯家族爭襲亦有多支爭搶的趨勢。旁支間紛紛爭往往涉及多支、多人,勘驗過程曠日持久,嚴重影響勛臣家族的穩定,如陽武侯家族紛爭三十余年,爵位“久之不得請”,家族“田宅并入官”[115]。這類爭襲又無不充斥著私自收養、賄賂、誣告、偽證種種犯罪行為,使得吏部、五府的勘驗不足應付,常需法司參與審查。對爭襲惡劣行徑,朝廷亦嚴懲不貸。如事件7隆平伯家族張胥等“謀奪嫡,法不可容,并助惡之人錦衣衛俱杖之三十,發戍海南、甘肅、肅州等衛”。事件9陽武侯家族旁支群起冒爭,最終朝廷判“其諸妄奏各當以罪”。

從《明代勛爵爭襲事件年表》中不難看出,明代中前期的爭襲事件主要緣起于勛爵承襲勘驗制度的不成熟及“土木之變”等特殊時局的影響,爭襲者也多有合乎情理的襲爵理由。到明代中后期,勘驗制度愈成熟,但多支、多人紛爭的事故反而愈發頻繁,且犯罪化趨勢明顯。除去隨著時間推移,勛臣家族支脈分化、人口繁衍會加大爭襲事件發生的概率外,究其根源還在于明代封爵制度的畸變與朝廷在爵位襲封勘驗問題上的紕漏。

在明代,獲封勛爵意味著取得了至高的尊貴身份和經濟待遇,所謂“武胄之貴,惟勛與戚”[116]。自洪熙、宣德承平始,大規模多人次的勛爵冊封即減少了,《弇山堂別集》指出,成祖冊封“靖難”及平定安南功臣后,“自是終諸帝世,僅一大封(英宗封“奪門”功臣),而其他破軍殺將戡亂僝工之特封者不與焉”[117]。自嘉靖朝后,除平定江西寧王之變的王守仁及鎮守遼東的李成梁寧遠伯外,明代不再冊封功臣,大臣殺敵立功再多者也僅僅加官職而已。明末名士陳子龍認為“夫爵,權物也,濫則重之,以示有尊也;曠則輕之,以示能臻也。今則其曠之時也”[118]。明末清初史家査繼佐于此感慨道:“功小者得世襲指揮以下無睪,而公侯之世早夭,是功大之報反嗇于其小者?”[119]明代中后期封爵成為了極為珍重的“曠世之典”,是少數人才能享受的高級綜合性榮譽,這必然促使勛臣家族成員襲爵的欲望倍增,一有可乘之機,群起爭之。

皇帝實施一些不合理的優撫勛臣措施激化了爭襲事件。嘉靖十年(1531),以旁支襲爵的晉寧伯劉文請求給本生父母誥命,吏部奏議勛爵“積有年老,方許封贈”,世宗同意了吏部議案。但至嘉靖十四年(1535),旁支嗣爵的豐城侯李熙要求“將誥命移封所生父母、祖父母”,竟得到皇帝批準。至嘉靖十九年(1540),以旁支繼爵的東寧伯焦棟要求“比李熙事例”,下吏部議,吏部強調武職勛爵“嫡脈相傳”,并無“移封之例”且“不俟移封以伸孝”,但世宗未采納吏部意見,準焦棟移封。[120]對本身以小宗入繼正統而堅持為本生父母正名的嘉靖帝來說,支持勛爵旁支請封也就突出了“大禮議”活動的合理性,但這種變亂成法的行為,無疑會刺激勛臣旁系族眾覬覦爵位的野心。

嘉靖以后,朝廷雖然以重典懲治惡意爭襲者,但僅做個案化處理,對犯罪化爭襲行為的懲處未上升到固定的法令條例的層面。而且本著優恤勛臣的根本原則,皇帝還會酌情寬待某些惡意爭爵者。如前《明代勛爵爭襲事件年表》開列事例8中前黔國公沐朝輔夫人陳氏明顯是爭襲事件中的主導,但皇帝將其“免究”,只判罰“何綸等、沐朝功等”從犯“都發隔別省邊衛充軍”。事件10中,幫助徐邦寧圖謀不軌的誠意伯劉世延竟逃過懲處,挑起事端的徐鵬舉也僅“奪祿米一月”。這種姑息縱容也使得勛臣族眾敢于冒險一爭。

在晚明政風日趨腐敗的大勢下,勛爵勘驗制度執行不力也會在客觀上促使爭襲行為發生。上表所列編號12新建伯爭襲案例中,因支持王先通爭爵的王業洵之兄王業浩“時為總督”,勘驗機關“懼忤業浩”而“竟以先通嗣”,導致倫序更近的王業弘“持疏入禁門訴,自刎不殊,執下獄”。這一事件充分體現了在“潛規則”左右下,勘驗制度公正性的喪失。

表面上看,嘉靖帝連下多道命令,將勛爵承襲勘驗流程進一步嚴格規范,但促成這種完善的現實根源就在于當時勛爵爭襲紛紛,“黔國公叔嫂之奏訐,泰寧侯兄弟之告爭可鑒”[121]。我們可以把這種規范理解為補救性的僵硬化制度疊加。嚴格的勘驗制度加之對冒爭者杖責、充軍的懲罰,必然會起到抑制爭襲的作用,但世襲制度本身的腐朽性及連帶的巨大利益誘惑,仍誘導不少勛臣子弟頂風冒奏,妄圖越襲。

勛臣的宗族組織看似嚴密規范,但本質上是依附于皇權政治存在的復古“禮儀樣板”,自主功能性較弱,一但國家勛爵封襲制度本身出現失調,勛家所謂的宗族組織實際上無力阻止爭襲行為的發生,反而受沖擊。如編號9 陽武侯家族事例中,前代陽武侯薛幹死時,其母雞氏“持誥券對諸族人”說:“我老且死,諸子爭襲未定也,恐失此,乃立券與之族長瑾,令藏以俟襲者。”薛瑾得誥券后,“謀為奸利”,雞氏死后,他便遂疏奏:“陽武侯誥券實在臣瑾手,臣當襲”。薛瑾非嫡長近支,其族長之職務應該是勛爵未立情況下為族眾所推以維系宗族,但他卻憑借這一身份參與爭爵,“導致事下府、部、按,問不決者久之”[122]。雞氏本想發揮宗族力量遏制爭端,但薛瑾反而竊用宗族組織幫助自己爭爵,完全破壞了宗族組織的本應具有的調節機制,進一步激化陽武侯家族內部矛盾。

 

                          結語

 

明代國家為保證勛臣爵位承襲有序,設計出一整套襲爵勘驗制度,這些制度至嘉靖朝基本定型。嚴格的勛爵承襲客觀上起到整合勛臣宗族秩序的作用,亦有部分勛臣子弟在國家制度基礎上進一步自發構建宗族組織,維護家族權益。然而,宋明以降,士大夫及庶民自發性宗族活動,多出于集合人口與控制共同財產的強烈生產、生活需要。[123]相較之,明代勛臣宗族僅僅在形式上保持了嚴密宗法構架,但缺乏積極的社會經濟功能。明代國家嚴勘勛爵承襲,并將勛臣宗法上升為國家制度,主要是為了借用封建禮法,宣揚朱明皇權統治的合法性。是故,勛臣宗族只是上古宗法的僵化“遺存物”。明中后期勛臣家族人丁不斷繁衍,潛在的爭襲因素增加,而朝廷這一時期幾乎停止冊封新勛貴,固有爵位愈發珍重,且皇帝不合理地執行某些優恤勛臣的政策,促使復雜化、長期化、犯罪化的多支、多人爵位紛爭不斷。在此情況下,勛臣僵化、落后的宗族組織不能真正起到協調內部關系的作用,反而屢受沖擊,破壞,這又直接影響到朝廷的統治秩序。明代朝廷也只能權宜性地修補、疊加襲爵勘驗制度,但基于制度構建本身的特性,勛爵爭襲現象不能真正杜絕。

 

 

 

 

 

 

 

 

 

 

 

 

 

 

 

 

 

 

 

 

 

 

 

 

 

 

 

 

 

 

 

 

 

 

 

 

 

 

 

 

 

 

 

 

 

 

 

 



[1] 近期論述明代功臣封爵制度的文章有曹循:《明代臣僚封爵制度略論》,《西北師大學報(社會科學版)》2011年第1期,該文簡要介紹了明代封爵制度形成演變的線索,但尚未展現勛臣承襲這一重大典制的特殊性有學者在探討一般武官承襲問題時,稍稍涉及勛爵承嗣,并非專門論述,如李榮慶:《明代武職襲替制度述論》,《鄭州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91年第1

[2] 《明太祖實錄》卷五八,洪武三年十一月丙申,臺北“中研院史語所1962年校勘影印版,第1134頁。

[3] 《明史》卷一二六《鄧愈傳》,北京,中華書局1974年標校本,第3751頁。

[4] 《明太祖實錄》卷六四,洪武四年四月乙未,第1217頁。

[5] []徐學聚:《國朝匯典》卷三一《勛臣考》,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3年,第2098頁。

[6] 《諸司執掌》卷一《吏部·司封部·襲封》,《玄覽堂叢書初輯》第12冊,臺北,正中書局,1981年,第84-85頁。

[7] 《明太祖實錄》卷一九四,洪武二十一年十月丙寅,第2913頁。

[8] []黃伯生:《故誠意伯劉公行狀》,[]劉基:《劉伯溫集》《翊運錄》卷一《行狀碑銘》,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2011年,15頁。

[9] []朱國楨輯:《皇明開國功臣傳》卷三《誠意伯劉公》,周駿富輯:《明代傳記叢刊》第25冊,臺北,明文書局,1991年,209頁。

[10] []何喬遠:《名山藏》卷四一《勛封記上》,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10年,第1101頁。此處“景隆”指曹國公李景隆、“江陰”指江陰侯吳良、“長興”指長興侯耿秉文、“越巂”指越巂俞通淵、“安陸”指安陸侯吳復后代吳璟。這幾家洪武勛臣皆曾為建文帝抵抗燕軍,后受到成祖打擊而革爵或不得嗣爵。

[11] []何喬遠:《名山藏》卷六〇《臣林記五·永樂臣·丘福》,第1610頁。

[12] [明]李賢:《古穰集》卷一〇《奉天靖難推誠宣力武臣特進榮祿大夫柱國太保寧陽侯追封濬國公謚武靖陳公神道碑銘》,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244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第581頁

[13] []王世貞:《弇山堂別集》卷三八《永樂以后功臣公侯伯年表》,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第671-685頁;[]王圻:《續文獻通考》卷一九七《封建考·皇明異姓封建》,臺北,文海出版社,1979年,第11699-11704頁。

[14] 《明史》詳細記述了成祖對魏國公家族的疑恨,文曰:“成祖入京師,輝祖獨守父祠弗迎。于是下吏命供罪狀,惟書其父開國勛及券中免死語。成祖大怒,削爵幽之私第。永樂五年卒……輝祖死逾月,成祖詔群臣;‘輝祖與齊、黃輩謀危社稷。朕念中山王有大功,曲赦之。今輝祖死,中山王不可無后。’遂命輝祖長子欽嗣。九年,欽與成國公勇、定國公景昌、永康侯忠等,俱以縱恣為言官所劾。帝宥勇等,而令欽歸就學。十九年來朝,遽辭歸。帝怒,罷為民。仁宗即位,復故爵。”見《明史》卷一三《徐達傳》,第3731頁。

[15] []王世貞:《弇山堂別集》卷三八《永樂以后功臣公侯伯年表》,第675頁、676頁;《明史》卷一五四《王忠傳》,第4091頁。

[16]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一《豐潤伯》,周駿富輯:《明代傳記叢刊》第55冊,臺北,明文書局1991年,第59頁。

[17]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二《榮昌伯》,第276頁。

[18] []王世貞:《弇山堂別集》卷三八《永樂以后功臣公侯伯年表》,第675頁。

[19] []沈德符:《萬歷野獲編》卷五《勛戚·大臣恣橫》,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141頁;《明史》卷一三〇《郭英傳》,第3823-3824頁。

[20]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一《昌平侯》,第140-141頁。

[21]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二《定襄伯》,第254-255頁。

[22]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一《太平侯》、卷二《興濟伯》,第144頁、第250頁。

[23]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二《泰安伯》、《安定伯》,第235-236頁、第239-240頁。

[24] 《明英宗實錄》卷二八〇,英宗天順元年七月壬午,第6014頁。

[25]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一《武定侯》,第87-88頁。這些勛爵中,除武定侯、廣平侯外,余皆前代除爵而本次復官爵者。武定侯郭英家族未除爵,只因各房爭襲爵位,導致此前爵位空缺。見《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一《武定侯》,第86-87頁。廣平侯乃永樂時永安公主駙馬袁容后代,屬于勛臣兼外戚者。但袁容與公主無子,承襲爵位者是袁容旁系子孫,故此前朝中對袁容爵位是否應被承襲下去存在爭議。因為有外戚冒濫之嫌,廣平侯爵至弘治年間再次停襲。見《明史卷一二一《公主·永安公主傳》,第3669頁。

[26] []朱國楨輯:《皇明開國功臣傳》卷一《四功臣子孫復爵始末》,第68頁;《明孝宗實錄》卷一八九,弘治十五年七月己卯,第3486

[27] 《明世宗實錄》卷一二七,嘉靖十年六月乙丑,第3023頁。

[28] 《明世宗實錄》卷一三七,嘉靖十一年四月辛卯,第3226-3227頁;《明世宗實錄》卷一三九,

  嘉靖十一年六月甲申,第3254頁。

[29]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二《廣義伯》,第298頁。

[30]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二《云陽伯》,第290頁。

[31] 如成化八年(1472),第二代東寧伯焦壽死無子,其弟焦俊嗣。見《明憲宗實錄》一一〇,成化八年十一月己酉,第2149頁。

[32] 如定西侯蔣貴子蔣義有“足疾”,故朝廷命蔣貴孫蔣琬跨過其父,直接襲爵。見《明英宗實錄》一八四,廢帝郕王附錄第二,正統十四年十月壬子,第3617-3618頁。

[33] (萬歷)《大明會典》卷六《吏部五·驗封清吏司·功臣封爵》,北京,中華書局,1989年,第30頁;[]鄭曉:《今言》卷一,第35頁。

[34]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三《英國公》,第389頁。 

[35] []王世貞:《弇山堂別集》卷三八《永樂以后功臣公侯伯表》,第681頁。

[36] []王世貞:《弇山堂別集》卷三八《永樂以后功臣公侯伯表》,第686-687頁。

[37] []李默:《吏部執掌》《驗封一》,《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史部第258冊,濟南,齊魯書社,1996,第211頁。

[38] (萬歷)《大明會典》卷六《吏部·驗封清吏司·功臣襲封》,第31頁。

[39] []焦竑:《玉堂叢語》卷五《廉介》,北京,中華書局,1981年,第169頁。

[40]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一《武定侯》,第89頁。

[41]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一《武定侯》,第90-92頁。 

[42] []鄭汝璧:《皇明功臣封爵考》《朱能》,《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史部第258冊,濟南,齊魯書社,1996年,第367頁。

[43] []孫承澤:《畿輔人物考》卷一七《朱金吾希孝》,北京,北京古籍出版社,2010年,第196-197頁。

[44] []鄭汝璧:《皇明功臣封爵考》《典例·功臣世系》,《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史部第258冊,第322頁。

[45] 《明太祖實錄》卷五八,洪武三年十一月壬辰,第1126頁。

[46] 《明史》卷七六《職官志五·五軍都督府》,第1856-1857頁。

[47] []孫承澤:《春明夢余錄》卷三〇《五軍都督府》,北京,北京古籍出版社,1992年,第455頁。

[48] []高拱:《高拱全集》《掌銓題稿》卷三四《題行查建平伯孫高添爵疏》,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2006年,第474頁,第478-479頁。

[49] []高拱:《高拱全集》《掌銓題稿》卷三四《題行查建平伯孫高添爵疏》,第475-476頁。

[50] 《明太宗實錄》卷七〇,永樂五年八月庚戌,第985頁;《明太宗實錄》卷八一,永樂六年七月癸丑,第1081頁。

[51] 高拱《題行查建平伯孫高添爵疏》中稱高士霳為“前軍都督府已故建平伯高士隆”。明代文獻中凡出現“某

  府”、“某爵”聯寫的情況,一般是指該勛爵帶俸于該府。

[52] []鄭汝璧:《皇明功臣封爵考》《凡例》,《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史部第258冊,第301頁。

[53] 《明功臣襲封底簿》《前言》,第3-4頁。

[54] 《明功臣襲封底簿》《前言》,第9-10頁。

[55]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一《豐潤伯》,第59-60頁。

[56] []蔣冕:《黔國公謚莊穆沐公崑墓志銘》, []焦竑輯:《國朝獻徵錄》卷五《公一·世封公》,周駿富輯:《明代傳記叢刊》第109冊,臺北,明文書局,1991年,第159頁。

[57] 《明憲宗實錄》卷一五四,成化十二年六月庚寅,第2810頁。

[58] “借襲”與“優給”也廣泛存在于明代一般軍官的世襲中,可與勛爵承襲相較。見于志嘉:《明代軍戶世襲制度》第3章《武官的世襲與武選》第1節《武官集團的形成與世襲法》,臺北,學生書局,1987年,第144-145頁;李榮慶:《明代武職襲替制度述論》,《鄭州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91年第1期及梁志勝:《明代衛所武官的借職制度》,《陜西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2年第1期。

[59] []李默:《吏部執掌》《驗封一》,《四庫全書存目》史部第258冊,第211頁。

[60] []徐學聚:《國朝典匯》卷三一《勛臣考》,《北京大學圖書館館藏善本叢書·明清史料匯編》,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3年,第2176頁。 

[61] 《兵部武選司條例》《襲替》,虞浩旭主編:《天一閣明代政書珍本叢刊》第14冊,北京,線裝書局,2010年,第363頁。

[62] 關于明代武職襲替的系統論述,見于志嘉:《明代軍戶世襲制度》第3章《武官的世襲與武選》第1節《武官集團的形成與世襲法》,第144頁。

[63]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三《英國公》,第391頁。

[64]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一《武定侯》,第88頁。

[65]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三《恭順侯》,第427頁、第429頁。

[66] 于志嘉:《明代軍戶世襲制度》第3章《武官的世襲與武選》第1節《武官集團的形成與世襲法》,第144頁。

[67]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三《定國公》,第370頁。

[68]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三《遂安伯》,第514頁。 

[69]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三《英國公》,第391頁。

[70] []鄭汝璧:《皇明功臣封爵考》《沐英》,《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史部第258冊,第450-451頁。 

[71] []李默:《吏部執掌》《驗封一》,《四庫全書存目》史部第258冊,第212頁。

[72] []李東陽:《李東陽集·文后稿》卷二六《定國公墓志銘》,長沙,岳麓書社,2008年,第1283頁。

[73] 《明史》卷一〇五《功臣世表一》,第2999頁。

[74] []丘浚:《大學衍義補》卷五二《治國平天下之要·明禮樂·家鄉之禮中》,北京,京華出版社,1999

  年,第 458頁。

[75] []陸容:《菽園雜記》卷一三,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第160頁。

[76] []張鹵輯:《皇明制書》卷二〇《節行事例·祀先凡例》,《續修四庫全書》史部第788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第766頁。

[77] []周暉:《續金陵瑣事》上卷《家廟五祭》,《南京稀見文獻叢刊》,南京,南京出版社,2007年,第199頁。

[78] []李東陽:《李東陽集·詩后稿》卷九《成國公墓北澤山奉贈一首》,第903頁。

[79] []徐學聚:《國朝典匯》卷三一《勛臣考》,第2176-2177頁。  

[80] 早在洪武朝,朱元璋即考慮到無爵的勛臣次子、庶子可能日后無所依靠,故敕命:“中書都府,皆爵以流官,倘后有能捍大患而御奸辱,則功入世襲。”[]朱元璋:《明太祖御制文集卷四誥命·功臣庶子誥》,吳相湘主編:《中國史學叢書》,臺北,學生書局,1965150朱元璋還專擇“公侯伯都督指揮之嫡次子,置勛衛、散騎舍人”。[]査繼佐:《罪惟錄》卷二〇《兵志》,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1986年,第1028頁。這些優待政策皆為后世皇帝所繼承,《罪惟錄》還載,宣德朝以后“諸公侯伯子弟當授官者,皆寄祿錦衣,以才請選,或遞進治事”。見[]査繼佐:《罪惟錄》卷二三《錦衣志》,第916頁。

[81] 《武定侯郭良》,[]焦竑輯:《國朝獻徵錄》卷七《侯一·世封》,第227頁。

[82] (萬歷)《大明會典》卷三八《戶部二十五·廩祿一·公侯駙馬伯祿米》,第275頁。

[83] []周暉:《續金陵瑣事》上卷《一門兩公》,第203頁。

[84] 《明史》卷一三《徐達傳》,第3731-3732頁。

[85] []李賢:《古穰集》卷一〇《特進榮祿大夫太保成國公追封平陰王謚武愍神道碑銘》,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244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第580-581頁。

[86] []李賢:《古穰集》卷一七《奉天翊衛推誠宣力武臣特進光祿大夫柱國文安伯追封文案侯謚忠僖張公墓志銘》,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244冊,第660頁。

[87] []錢謙益:《列朝詩集小傳》乙集《沐定邊昂》,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第184頁。

[88] []沐昂:《素軒集》卷三《五言詩·喜捷》,《續修四庫全書》集部第1329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第145-146頁。

[89]  []李東陽:《李東陽集·文后稿》卷二六《志銘明故太傅兼太子太傅平江伯陳公墓志銘》,第1277頁。 

[90] []高拱:《高拱全集》《掌銓題稿》卷三四《題行查建平伯孫高添爵疏》,第477頁。

[91] []周暉:《續金陵瑣事》上卷《戰裙》,第192頁。

[92] []周暉:《續金陵瑣事》上卷《鐵簡》,第199頁。

[93] []沈德符:《萬歷野獲編》卷五《勛戚·劉璟鐵簡》,第137頁。

[94] []李東陽:《李東陽集·文后稿》卷三〇《武定侯夫人郭母柏氏墓志銘》,第1334頁。

[95] []沈德符:《萬歷野獲編》卷五《勛戚·爵主兵主》,第147頁。

[96] (萬歷)《大明會典》卷六《吏部·驗封清吏司·功臣襲封》,第31頁。

[97] 《明世宗實錄》卷四二三,嘉靖三十四年六月丙子,第7335頁。

[98]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三《遂安伯》,第512-513頁。

[99]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三《遂安伯》,第514-515頁。

[100]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三《泰寧侯》,第412頁。

[101]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一《武定侯》,第85-87頁。

[102]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一《武定侯》,第87-88頁。

[103]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一《武定侯》,第88-92頁。

[104]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三《崇信伯》,第546頁。

[105]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三《寧陽侯》,第455-456頁;《國朝典匯》卷三一《勛臣考》,第2176-2177

頁。

[106] 《明憲宗實錄》卷一五四,成化十二年六月庚寅,第2810頁。

[107] 《明武宗實錄》卷四二,正德三年九月戊申,第974-975頁;《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一《隆平侯》,188

  頁。按,《明實錄》記張祿為張佑弟,《明功臣襲封底簿》記為堂弟。若依《明實錄》,兄終弟及,即不應

  存在襲爵爭議,故從《底簿》。

[108] []鄭汝璧:《皇明功臣封爵考》《黔國公沐英》,《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史部第258冊,第450頁。

[109] []鄭汝璧:《皇明功臣封爵考》《陽武侯薛祿》,《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史部第258冊,第466頁。

[110] 《明穆宗實錄》卷四一,隆慶四年正月己卯,第1021-1022頁;[]許重熙:《嘉靖以來注略》卷六《隆慶注略》,《四庫禁毀書叢刊》史部第5冊,北京,北京出版社,1997年,第119頁。

[111] []高拱:《高拱全集》《掌銓題稿》卷三四《題南和伯方燁襲爵疏》,第469-471頁。

[112] 《明史》卷一九五《王守仁傳》,第5169頁。

[113] 《明功臣襲封底簿》卷三《崇信伯》,第546頁。

[114] []鄭汝璧:《皇明功臣封爵考》《典例·功臣世系》,《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史部第258冊,第322頁。

[115] 《明史》卷一五五《薛祿傳》,第4249頁。

[116] []李東陽:《李東陽集·文后稿》卷三〇《志銘武定侯夫人郭母柏氏墓志銘》,第1334

[117] []王世貞:《弇山堂別集》卷三八《永樂以后功臣公侯伯表》,第671頁。

[118] []陳子龍:《陳子龍全集》《陳忠裕公全集》卷二二《五等諸侯論》,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2011年,第707頁。

[119] []査繼佐:《罪惟錄》卷一五《班爵志》,第772頁。

[120] []鄭汝璧:《皇明功臣封爵考》《典例·襲爵請封》,《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史部第258冊,第321頁。

[121] []鄭汝璧:《皇明功臣封爵考》《典例·功臣世系》,《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史部第258冊,第322頁。

[122] []鄭汝璧:《皇明功臣封爵考》《陽武侯薛祿》,《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史部第258冊,第466頁。

[123](英)莫里斯·弗里德曼著;劉曉春譯:《中國東南的宗族組織》8《政治權力和經濟控制》,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95頁。